专访吴恩达── AI 大神首次来台演讲, AI 领域的爱迪生

2020年06月14日 23:56 IT专家
专访吴恩达── AI 大神首次来台演讲, AI 领域的爱迪生

AI is the New Electricity.(AI 就像新发明的电。)」被誉为 AI 大神的吴恩达 8 月 27 日在台湾首次公开演讲时,简明扼要的开场。

史丹佛电脑科学与电子工程系客座教授、Google Brain 部门创办人,吴恩达在国际人工智慧领域与同样出身于史丹佛的李飞飞齐名,都被视为马首前瞻的关键人物。

AI 在 21 世纪将如何大幅度改变人类历史?「在大约一个世纪以前,人类透过电气革命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纪。透过电力取代原本的蒸汽引擎,我们改善了交通、製造、农业、健康产业等等。现在 AI 已经蓄势待发了,它会对各产业带来同等程度的巨大影响」他说。

AI 对于 IT 产业的影响已经是无庸置疑的,更高的电脑运算能力与数据量让现代的电脑可以轻易做到图像、语音识别或是很高程度的数据分析。不过,打造一个 AI 赋能的 IT 产业并不是吴恩达想达到的成就。他看得眼界更高更远,思考的是如何建设一个由 AI 赋能的社会。吴恩达眼中的 AI 赋能社会是一个所有人都能从重複的工作琐事中解放出来;并且能享受到 AI 所带来的利益。

吴恩达在推进 AI 赋能社会这个目标中,一点一滴地累积诸多里程碑:创立 Google Brain 部门,透过深度学习技术让电脑首度有能力可以从照片中辨识出一只猫;创立了线上学习平台 Coursera,在上面开设机器学习课程,至今已有 240 万人线上注册;从 2017 年起,连续创立新创公司,如推广机器学习教育相关的 deeplearning.ai、协助企业上手 AI 技术的 Landing.ai 与专门孵化早期 AI 新创的 AI Fund。从他的布局来看,可以看出一个串连教育、现有产业与新创公司的 AI 新光谱正在慢慢的聚合成型。

AI 时代的爱迪生会在哪?

如果把视角拉回到一个世纪以前,你会发现当年的爱迪生与特斯拉也是透过类似的进程累积创新发明,进而改造一整个世代的社会与生活。

发明大王爱迪生 4 大核心发明:电灯、电话机、留声机和电报机,极大程度的改善了当时人类的生活方式。透过电灯,夜晚的工作与生活方式被改善了;电话机让讯息传递的速度与成本开始下降。爱迪生某种程度上重新设定了人类文明的进程,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

吴恩达以及他所创建跨及全球的 AI 生态系社群,是不是可能成为 AI 时代的爱迪生或是特斯拉,以一个具备时代性高度的技术与视野为全球社会打开下一个世代进展的起源?

专访吴恩达── AI 大神首次来台演讲, AI 领域的爱迪生AI 怎幺应用?吴恩达的三个原则性步骤

这一次吴恩达首度来台公开演讲,以主题「人工智慧的下一步是什幺?」开启与台湾产业领导者、技术开发者与学术研究人员的对话。吴恩达相信, AI 将会启动所有产业的变革,他建议:「Build AI for industries where Taiwan is already strong.(在既有台湾强势产业上建造 AI)」。

在演讲上吴恩达提到一个投注诸多资源在 AI 研发的企业上,并不一定等于 AI 企业,甚至也不一定保证这样的研发概念可以带出新型态商业价值。他说明,要找到合适的 AI 策略与计画可以遵循三个步骤。

首先,从小计画开始做(start small)。很多企业一开始便想透过 AI 大幅改变企业的运作模式或是产品,再因计画太大与对 AI 的知识不够完整导致失败。吴恩达建议从小计画开始执行,并且不要只着重在单一计画,一开始建议从 6 个左右的 AI 产品开始,直到产品研发接近尾声再去决定哪几个商转、应用的可行性比较高。

再来,企业主应该重新思考 AI 的应用方式, AI 自动化并不会取代工作,而是替代「工作项目」。最后核心则是要思考自己的垂直产业中,有哪一些工作项目可以被自动化取代,并且 去思考其中的创新商业价值 。

专访吴恩达── AI 大神首次来台演讲, AI 领域的爱迪生

近期,吴恩达持续为 AI 愿景进行全球布局。近日,他宣布了在中南美洲的哥伦比亚麦德林(Medellín)为上述这些 AI 公司(Landing.ai、deeplearning.ai 、AI Fund)开设了第二个办公室,他相中的是当地的人才、以及教育、商业生态系统。就像台湾一样,哥伦比亚并不是「传统定义」的 AI 强国,但是吴恩达却在其中看见了属于未来的契机。

在吴恩达演讲过后,《科技报橘》与吴恩达坐下来针对台湾未来的 AI 转型与国际链结发展方向对谈,我们也想要知道台湾在这样的 AI 全球洗牌布局下,有着什幺全新可能性?以下为採访文字整理纪录。

採访、文字整理:邹昀倢

AI 重组了全世界,台湾有机会可以当 21 世纪的 AI 应用强国吗?

科技报橘主编邹昀倢(以下简称『邹』):不像中国、美国这些超级人工智慧强国,拥有丰富的技术与人力资源,像台湾或是哥伦比亚这些国家要如何在 AI 的时代站上国际的 AI 价值链?

史丹佛客座教授吴恩达(以下简称『吴』):如果你从电力的使用来比喻,电力的应用并不会只集中在几个城市而已,几乎所有世界上主要的大城市都可以使用电力,让市民的生活更加富裕、世界更美好。同样的,我很乐意见到 AI 在世界各城市崛起。对台湾来说,这一定不是建造另外一个搜寻引擎,因为这个已经被做得很好了。关于 AI,台湾要做的是把焦点集中在重点产业。

邹: 就像您说的,台湾应该要从自己的优势产业开始发展 AI,以这个脉络来说就会是半导体或是电子製造业。不过,在过往的国际分工链上,台湾的代工成分比较多,在发展 AI 后台湾的角色有机会从生产製造转变成引领创新吗?

吴: 我认为像台湾这样的国家,角色设定应该要是跳跃 式的创新。 我们看到在中国与印度,他们没有非常健全的信用卡制度,反而让行动支付的发展变得更加蓬勃,或是许多国家并没有基础的家用电话线路建设,反而让行动电话的普及越快。与其跟其他人採取一样的发展路径,AI 的崛起反而更容易让下一个创新更有空间与机会发生。

打造 AI 新社会,台湾必须要先有几个振奋人心的成功故事

邹: 那我们要怎幺做?这股趋力主要会来自于民间企业还是政府领头?

吴: 许多事情需要企业自己来做,但是政府、大学的角色也相当关键。

没有大学的角色在里面,就无法透过教育培养人才,大学需要做许多的基础研究与教学。像台湾科技部这样的政府机构,有相当关键的角色,透过鼓励投资、策划资源交换与链结计画,最终这件事情会催生商业上的影响,刺激经济成长与创造税收,然后再回过头来可以投入资源,进入循环。最终我们需要确保企业可以拥抱 AI,并且创造商业价值,同时如果政府与教育机构也在其中扮演角色,那就会有个健康循环。

邹: 那这跟心态上面的设定是否有关?例如芬兰的政府就是从 top down 的角度去规划政策,并且有意识地与学术教育机构合作去推展 AI,但其实目前在台湾并没有看到如此整合型的规划,在心态上也没有那幺积极。你认为最务实的做法是什幺?

吴: 其实有许多争论都在讨论最好、最有效率的 AI 转型/ 导入方式是什幺,我上週在哥伦比亚,在那里我看到非常令人振奋的 AI 相关发展。哥伦比亚政府也只能做部份的事情,并不是完全的 top down 模式,他们政府的模式是大量投注 AI 相关投资,来刺激本地的 AI 产业成长。我认为台湾已经在这方面上有极大的进展,老实说截至目前为止其实算做得不错,但当然还有更多可以工作的。

邹: 那关于企业里面的组织架构呢?例如您刚刚演讲里面有提到的 CAIO(chief AI officer)或是 CLO(chief learning officer)是否可以有效地帮助企业更往 AI 方向靠拢?但是在台湾大部分的企业都是中小企业,不一定有这幺多足够的资源可以这样做,你认为在这样的状况下台湾还是有机会吗?

吴: 我的确有看到,有些企业若有健康的财务状况(healthy balance sheet),拥有极大的获利能力,他们相对来说有比较大的资源可以投入研发。例如在美国,我看到一些零售商,他们的利润被亚马逊严重的挑战,如果你是其中的经营管理者,必须要开始决定今年度有多少实体店面要收起来,那幺这样的公司,的确会在找资源投资未来这件事情面临困难。

但是对台湾来说,台湾非常幸运有很多体质健康的产业,你不需要所有公司都同一时间去拥抱 AI,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是确保至少有一些成功的案例,那可能会是有着强健财务状况的公司会先行 ,就像在硅谷,Google 算是先行者,然后其他的公司才会接着跟上。同理,在台湾需要先有几个像 Google 一样的先行者来建造 AI。

专访吴恩达── AI 大神首次来台演讲, AI 领域的爱迪生

台湾如何打造下世代 AI? 8/31 参加 CONNECT 论坛 ,找出 AI 领域的爱迪生!

新创跟大企业,两边怎合作?

邹: 你在说的是新创公司还是既有已经存在的大企业呢?

吴: 我认为两者皆有,但是肯定一定有既存的大企业。你知道,一个存在于硅谷最大而且并非真实的迷思,就是每次只要一有颠覆性的技术兴起,一定都是新创发起的。硅谷喜欢吹捧这样的故事,但事实上并非全然真实。

在网路时代兴起时,像 Google、Amazon、Facebook 这样的网路新创公司开始崛起,但也有像微软、苹果这样的公司在里面扮演角色。微软与苹果并不是「网路新创」企业,但是他们变成两间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网路企业。所以对所有现在既存的企业来说, 关键问题是:你想要变成跟微软与苹果一样的公司吗?你愿意改变并且拥抱新科技吗?或是你想要变得更像小型、具有颠覆性技术的新创企业?

邹: 你个人有两间新创公司,一间 Fund AI 基本上是透过培育并且加速小型的 AI 新创企业成型,并且让他们可以跟既有的企业公司合作带来转型价值,另外一间是 Landing AI,基本上是对着既有产业工作的,尤其是着重在製造业上面。这两者分别位于光谱的两端,他们要如何合作、碰撞产生创新火花?

吴:AI 是一个普及科技技术(general technology),我认为这里有很多的机会。我正在做的就是建造一个 AI 企业生态圈,希望可以在生态圈的各个阶层都扮演角色。所以 Landing AI 是帮助既有的公司可以对 AI 技术上手, AI Fund 是个针对 AI 领域的新创公司,帮助他们从零开始打造基础、deelearning AI 与线上教育平台 Coursera 密切的合作,提供 AI 技术相关的课程。这三个是我针对 AI 生态系的规划。

专访吴恩达── AI 大神首次来台演讲, AI 领域的爱迪生普通人到底离 AI 有多远?

邹: 我知道你还有另外一个课程叫做 AI for Everyone,也去看了里面的课程大纲。我了解到这门课程的目的是为了要把 AI 的概念带给一般的大众,但你认为这样的课程或是知识内容,能真的对一般大众造成何种影响?例如幼稚园老师或是宠物店里面的美容师,这些人其实生活或是工作场域中并没有所谓的数据与电脑科学相关的,那这些职业从业者又跟 AI 有何种程度的关联呢?

吴: 我认为这真的是一步一步来,当然如果其中有幼稚园老师真的去上了那门课程那就再好也不过了。

AI for Everyone 有 15 万人线上注册,我相信其中一定有些幼稚园老师。但是我认为 AI for Everyone 更偏向着重在对于企业领导层或是商业受众沟通。我有一些 CEO 朋友也有在上这门课程,希望为他们自己的公司导入 AI 作出转变。

事实上在美国,我有些记者朋友希望多做一些 AI 的报导,他们在上了那门课之后也发现在新闻实务操作上非常有帮助。我希望最终我们可以教更多人如何写程式,但是如同我说的一步一步来,我不会一下就从很远的地方开始 ,我会从商业领导者、产品经理、行销人员、记者,然后从那里再持续推进。

人工智慧原生世代已经出生,他们会推进人类社会新文明

邹: 我觉得这个 AI 的潮流非常有趣,它从商业考量作为起点,但是在演变的过程中对于商业生态、社会文化、教育系统都有长期且显着的影响。那你觉得 AI 对于世代的影响呢?会不会接下来有一个世代,他们脑中所思考的、所呼吸的一切都与 AI 有关?

吴: 我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女儿,从他出生的那天我突然发现她将不会知道没有 AI 的生活是何种想像。

他出生的那天起,我们家里就已经到处都有语音辨识技术,这些就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了。所以我认为未来会非常的让人振奋,这个世代会随着 AI 一起成长。我希望在未来会有许多人学习如何编写程式,在现在的社会里,我们认为大众都应该学会识字,学会阅读与写作。

未来的社会里面,我希望大家可以认知到应该要多少学会编写一点程式,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要当一个专业的作家或是很会写新闻报导, 但只要许多人具备 AI 的试读能力,就可以很大程度地推进现代文明了。 在可见的未来里,人类可以跟机器沟通仍然是透过编写程式, 而机器现在变得非常重要,所以我认为未来每个人多少都学会编写一些程式会对社会有非常大的助益。就像现在的社会里面,大家多多少少都要学会识字。

邹: 你认为这样的社会改变首先会从哪一些国家开始,仍然是从传统的 AI 强国,还是向哥伦比亚麦德林(Medellin)这类的城市呢?

吴: 我认为许多城市都有这样的机会,但你可以思考一下这样的比喻:电力、识字率基本上是世界普及的。现在所有世界上的主要城市里,老师们都在教大家如何识字。

邹: 但我很好奇的是,我身为一个一般的普通人,并无法直接使用电力这样的能源,而是透过各种不同的智慧应用,例如智慧灯泡、智慧家居组等等,这些应用的设计仍然来自于美国、日本这些工业发展基础厚实的国家。所以这个「AI 是电力」的比喻,到底要如何对一个我这样的普通人赋能呢?

我们应该要对台湾有多一点信心

吴: 嘿,我可以跟你说一件事吗?你必须要对台湾有多一点信心。(笑)我看到一件事,在中国与美国的 AI 崛起过程当中,现在也有一点点发生在哥伦比亚了,记者其实在里面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目的是要让大家都知道这些重要的故事正在发生。

因为这些技术实在是太过複杂了,但在中国与美国有一些记者,起初他们自己开始做了一些研究与调查,把 AI 的概念搞懂了,然后开始跟大众报导这些 AI 的故事。当纽约时报的记者 John Markoff 报导了 Google 如何训练电脑认出一只猫的时候(编按:该篇文章《How many computers to identify a cat? 16,000》于 2012 年时在纽约时报上刊登,报导 Google 团队如何训练电脑透过图像方式辨认出一只猫。),那篇文章对于其他的科技企业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我知道有许多 CEO 与科技公司的领导阶层也读了那篇文章。

我看到在哥伦比亚也开始有记者这样做,不一定只是跟大众报导我们的故事,而是向大众报导像科技部、台湾大学这样的机构在台湾或是当地做了何种努力与贡献。透过这样的报导,我们可以帮助社会大众理解这样複杂的概念,启发他们思考。

邹: 所以就我的理解, AI 真的重新塑造了整个社会的价值链,记者、老师都可以有一个不一样的角色定义来迎向这个 AI 的生态圈。

吴: 我认为是没错的。例如在数位时代,新闻的处理模式也完全改变了,你们现在用来产製新闻的工具也和以前不一样。

邹: 你认为这样的 AI 生态圈会不会在某个方面上强化了台湾与国际产业链的连结?或是他的效应会先从本地开始发酵?

我认为许多的 AI 技术其实是国际通用的,所以对台湾来说,可以向国际社群学习,也可以向国际社会分享你们的发现进展。例如台湾大学有许多很棒的论文,你们应该要向全世界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火资讯

MLB/一朗传说番外篇  赛前一定要吃这个体育

MLB/一朗传说番外篇  赛前一定要吃这个体育

铃木一朗。   图/[email protected] 盖艾传媒提供 日籍球星铃木一朗在水手队跟运动

MLB/一朗退休新头路! 担任水手打击守备教练体育

MLB/一朗退休新头路! 担任水手打击守备教练体育

铃木一朗   图/盖艾传媒提供 西雅图水手队今天公布,日籍好手铃木一朗不但将回锅担任总经理特助,还将

MLB/三振机器!薛泽连8季夺200K 再一年就能追平纪录

MLB/三振机器!薛泽连8季夺200K 再一年就能追平纪录

Max Scherzer。   图/美联社/达志影像 国民队今(29)日与作客华盛顿的金莺队交战,并